头部

霍大同

四川大学精神分析学教授、精神分析学家、四川省心理学会副理事长、精神分析专委会主任、四川省哲学学会成都精神分析中心主任、国际精神分析组织“聚合(Convergencia)”、欧洲精神分析组织间联盟成都中心主任,《精神分析研究》主编。


两类母亲,两类临床

霍大同 谷建岭

英国的客体关系理论发现了在母亲彼者不够好(坏母亲)的情况下,孩子主体会形成一个糟糕的假自体,因而精神分析家的工作更多的是对分析者的“抱持”,更多的是“补其不足”。但是,在另一方面,弗洛伊德与拉康则看到另一种临床,母亲彼者“太好”的临床。母亲彼者给孩子主体太多的爱,母亲彼者溺爱孩子主体,双方紧紧的粘在一起,因而精神分析家的工作更多的是对分析者的“阉割”,更多的是“损其有余”。

这两种临床都是我们遇到的,并且它们可以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,因而我们显然需要将这两种临床统一起来。

右侧
友情链接